首页 资讯正文

市场监管总局出手! 知网涉嫌垄断被立案调查

  5月1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消息:根据前期核查,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这是2022年平台经济领域的首起公开立案的反垄断案件。随后,知网发布公告称,坚决支持,全力配合,“将以此次调查为契机,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彻底整改”。

  知网主要涉嫌何种垄断?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时建中在《光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对知网案进行解读。

  时建中表示,知网收录的中文学术文献种类与数量、期刊数量以及独家期刊的数量和质量、用户规模及覆盖率、用户依赖程度、市场销售额等均长时间明显处于领先地位,在学术文献收录和服务协议中设置不公平的格式条款,无论是采购学术文献还是销售知识数字化产品的价格几乎不受竞争约束。根据分析,基本可以认定知网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综合各方面信息,知网与大量期刊、高校签订独家协议,限制它们与其他第三方学术文献数据库服务平台合作,锁定上游优质学术资源,人为制造知识流动壁垒,使其他竞争者难以与其开展公平竞争,影响知识的分享和传播。同时,知网通过低价收录、高价出售的方式获取超高利润,在缺乏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连续多年大幅提高数据库价格,增加了用户的负担,损害了消费者利益。知网的上述行为破坏了相关市场的公平竞争秩序,妨碍了学术文献传播和知识分享,损害了知识创新的生态环境,背离了建设“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初心,引发了全国学术界、教育界、出版界、图书界的极大忧虑。

  毛利率高达53.35%,知网如何一步步走上垄断之路?

  1998年世界银行在《1998年度世界发展报告》中提到国家知识基础设施概念,中国知网(简称CNKI)的建设计划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被提出来的。同年,由清华大学主办的《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正式成立,开始承办中国知网的建设。一年后,中国期刊网上线,后改名为中国知网。《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负责内容建设。

  可以说,从一开始,知网就是国家主导,目的在于提高科研成果传播和交流效率的社会性工程。因为其主打 “ 知识共享 “,为学术研究和知识传播带来了便利。因此,国家将其列入 “ 火炬计划 “,除了大量高校无私贡献了自己的学术资源,还得到了教育部、科技部、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等各部委支持。

  经过二十年的发展,知网已逐渐成为国内最大的学术资源数据库,乃至国内学术论文标准化格式亦由知网制定。与此同时,随着科研资源日渐丰富,知网在行业内话语权也更加强大。

  凭借着在国内高校市场的占有率和不断上涨的收费,知网最近五个会计年度内的毛利率稳定在50%以上。最新的2021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同方知网净利润约为1.94亿元,毛利率53.35%。

  53.35%的毛利率是个什么概念?据Wind金融终端数据,该毛利率在A股所有有可比数据的4690家上市公司中,排名为574名,位于前12.24%公司内,超过近九成(87.76%)的上市公司。

  那么,知网53.35%的毛利率从何而来?是什么样的盈利模式,能让知网每年揽近2亿元的净利润?

  用户数据库采购费动辄上百万。多所高校该月发布了2022年度采购CNKI数据库服务的公告。例如:复旦大学CNKI数据库2022年成交价82.5万元、中国矿业大学(北京)CNKI数据库2022年成交价约107万元、浙江大学拟采购CNKI数据库预算是112万元、西南民族大学CNKI数据库2022年成交价116万元、北京科技大学CNKI数据库2022年成交价130万元……

  除了高校外,还有银行、医院、省市社科院近期也在知网上公示了2022年度使用CNKI数据库服务的采购合同。其中,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2022年订购CNKI系列文献资源项目中标价格是115万元。

  订阅费连年上涨。近年来,知网续订费用年年攀升也屡被学术机构诟病。今年4月,因数据库续订费用高昂,中科院考虑暂停使用知网的消息登上了热搜。

  实际上,不堪此等重负的不只是中科院集团一家。近十年来,包括北京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在内的6所高校,都曾因续订费用上涨幅度较高而一度宣布停用知网。

  查重服务贡献收入。论文查重是众多高校学子毕业路上绕不过去的一道关卡,通常来说,需要将毕业论文与现有数据库进行对比,确保其文章与已有论文的重合度满足学校规定范围。

  据教育部数据,2021年全国有高等学校3012所。而知网在学术不端查重系统的介绍中称,99%以上高校都是知网的付费用户。

  2019 年年初,青年演员翟天临的学术造假事件中,网友对其2783字的小论文进行查重,这篇论文当时在知网查重需要花费68元。而按照维普与万方查重系统的收费标准,同样字数的论文在维普仅需12元、在万方仅需7.8元。

  除此之外,知网还存在收录高校学生学位论文牟利的问题。根据知网官网的“学位论文领取稿酬通告”发现,博士论文著作权人可获得400元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和100元现金稿酬,若单纯以价值相加,只有500元,这已经是知网针对学位论文支付的最高稿酬。

  上述通告文末写道,“请各位确认已出版的学位论文作者速与我社联系领取稿酬”。也就是说,作者还需要自行联系知网才能获取稿酬。甚至有用户表示,下载自己的论文也需要付费。

  知网上吉林大学王垚的博士论文 《正当防卫权利的法理研究》,下载量目前为2280次,下载费用为9.5元/本,从理论上进行推算,上述论文能为知网带来约21660元的收入。但是,对于论文作者来说,只能拿到400元充值卡与100元现金奖励。

  知网是把“知识付费”执行得最有力的平台。可以说是国家力量成就了知网,是学者们的学术成果支撑了知网。但它在把持海量文献数据之后,却专注盈利,两头通吃。希望未来的知网,能够如它对外宣称的那样,全面自查、彻底整改,重回助力学术研究和知识传播的初衷,而不再是学术界圈地赚钱的工具。

责任编辑:蔺弦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