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点正文

科大讯飞刘庆峰:脚踏实地,让人工智能走下神坛

  今年是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第四次作为人大代表参加全国两会,在过去三年,刘庆峰提出了13条建议案中9条涉及人工智能的发展,上至国家战略、下至行业场景落地。今年其提出的四个建议案中同样有三条聚焦人工智能领域。除了《制定大数据安全保护法律法规的建议》外,其提出《进一步深化人工智能国家战略健全人工智能创新体系的建议》、《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加快推进“多证合一、证照联办”体系建设的建议》以及《关于推动人工智能+人才培养工作的建议》三个建议案。

微信图片_20180305232103.jpg

  与此同时,刘庆峰还透露今年同样有两款科大讯飞的产品在两会上使用。一个是翻译的技术方案应用于各大视频客户端,在全球同步直播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实时配上字幕并翻译成英文;另一个则是翻译机,可以牌照直接翻译帮助国际友人更好地交流。

  在四个建议案中,关于人才培养的建议案也受到包括南都记者在内的与会记者极大关注。“我们要让人工智能走下神坛,”刘庆峰说,人工智能跟芯片一样的发展规律,最早做一个芯片似乎就是大神,可是现在其实是个常规技术,两三年后人工智能也是如此。

  “在现有的数学、计算、通讯专业基础上,增加跟数论有关的数学知识,再用我们的人工智能的平台训练。一个比较优秀的大学生,比如985、211,再增加一年左右的课程,就能成为一个我们今天认为的有点遥不可及的人工智能人才。”刘庆峰还透露科大讯飞去年10月开放的AI大学已经招生1万名,今年希望达到50万。

  【现场问答】

  刘庆峰:

  应用才是硬道理

  世界第一要有“顺便拿到”的平常心

  记者:人工智能产业发展非常迅猛,但是人才的成长需要时间,您从企业家的角度来看,现在是否存在人工智能人才短缺的问题。

  刘庆峰:人才的短缺确实是有的。从人工智能现在的工资状况就能看出,中国人工智能的人才的工资比硅谷、英国要高很多,这个跟两国平均的劳动力的数量、平均工资对比是不太匹配的,并不是说只有少数人才能学会。

  中国人工智能发展作为一个国家战略,必须人才先行。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说的要建立人工智能的培养体系,对未来中国人工智能发展、包括人工智能应用是硬道理,一定要跟各个行业进行对接。理论上今天如果讯飞集全公司之力,给任何一个行业,只要这行业是有数据和规律都能把它做好。但是我们不可能做那么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为了自己的发展和行业繁荣,也不得不做生态培育。

  所以我们提出来要让人工智能走下神坛。计算机通信专业或者数学专业的学生(本科和研究生),按照我们现在的课程体系给他增加一些课程,能够迅速进入到人工智能这个领域,是完全可以实现的。这里我说的主要是应用层的人才,不是研究核心源头性的创新人才,那需要真正的具有数理天才的人去做,我们有很多这样的科学家在做这些创新。

  记者:如何让青少年更早接触人工智能技术,或者叫体会这个过程?

  刘庆峰:让孩子体会到人工智能,我觉得是需要教育部、各地教委学校和家庭共同努力的事情。我们希望,在中小学确实要设立人工智能的基本课程和体验馆,要做成跟原来的基本信息课和原来的科学课一样的非常重要的内容,扩大孩子们的眼界,而且从小就树立正确的人工智能价值观,这个是必要的。

  家长可能对这个事情也要高度关注。未来可能在十年之内,现有工作岗位一半以上会被人工智能替代。如果说你不为人工智能做好准备,很可能有一天会突然激发,所以要了解它的逻辑哪些应用让孩子们提前能喜欢上人工智能,而不是害怕人工智能,所以这是需要整体社会推动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80306004018.jpg

  南都记者在现场向刘庆峰提问

  南都:您提到应用层的人才可以通过教育体系去进行丰富,然后在源头创新这种全球都稀缺性的人员上,您觉得我们在人才引留机制度上还应该有怎样的一些改进?

  刘庆峰:原创型的人才我们当然要加大力度培养,我们也有很多好苗子,包括原来数理方向的,增加一个人工智能的学生成长路径。就像计算机原来是一个专门学科,但现在变成一个通用的工具,未来人工智能给你也是许多领域方向研究的工具,各个领域优秀学生的接触没准就从交叉学科中对人工智能取得突破。

  源头创新确实需要一定的天赋。一般人做的是应用开发型,有天分的人我们一方面让他们更多地进入人工智能,为这个战略服务;另外一方面让人工智能成为工具,在社会生活各个领域中都给有天分的人去接触,将来就有望产生更多的交叉学科。

  南都:您觉得在源头创新人才上,比如您提到的脑学科以及语音识别,中国与美国是否还存在差距,需要多长时间超越?

  刘庆峰:关于脑科学研究,国家已经启动。我们原来讨论的年数比较长,一直没有完全动起来。一些脑科学专家说,其实不管路线,动起来就是胜利。应该说在这方面的研究确实美国还是比较领先的。毕竟这方面研究包括实验环境、当地实验文化和氛围、志愿者参加,都需要长期形成一个氛围,不像数学算法学会了就直接可以拿过来复用。

  语音识别取决两方面,一是这是不是产业化,现在理论上单独一个语音识别很难产业化,所以他一定是整合起来的,有没有产生这种真正的自我造血或者说为社会做贡献,又能创造巨大的现金流的。其次这样的公司才能布局前瞻性研究。讯飞现在每年研发投入22%到25%,我要求其中30%放在不追求短期回报的长期投入上。

  中国的原创能力跟美国比坦白讲还是有差距,这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中国科学家和科技企业不断学习。我觉得是如果每一个研究人员都带着功利心,我认为要有重大突破是很难的。多长时间超越不好说,一定要是“顺便拿到”世界第一才有可能,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基本的研究心态和氛围。

  采写:南都记者 蔡辉

  视频/摄影:南都记者 陈伟斌

 

责任编辑:陈近梅

分享:
数博故事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