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贵州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正文

贵阳政法大数据办案系统搭建成功 提交材料必须按照“规范模型”

通常,公检法之间移送案件,都是靠人抱送卷宗,在遇到检察机关让补充证据时,公安民警还得再去把卷宗取回来,再听检察机关“面授机宜”,证据问题出在何处。2016年底,贵阳市政法委运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搭建了贵阳政法大数据办案系统,将统一适用的证据标准指引转化为数学模型,建立了互联互通网络,统一数据标准,公检法三家在网上就能办案,办案不用抱着卷宗往来于三个部门之间。

这个办案系统首先在花溪区试点。

数据多跑路,民警少跑腿

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勘验、检查证据、被害人信息、犯罪嫌疑人信息……检查完各类证据材料后,贵阳市公安局花溪区分局刑侦大队侦察员熊国建将一起刑事案的相关材料,提交到“贵阳政法大数据办案系统”。

突然,因缺少犯罪嫌疑人信息移送被系统拦了下来。根据系统提示,几分钟后,熊国建补充完证据,再次提交,通过了系统的“审查”,完成了案件移送。

“以前,公检法三家数据和保密标准不同,办案网络和系统各自独立。”花溪区检察院政工科季勇科长介绍,移送案件时,办案民警常常背着案件材料来回跑,一旦遇到证据问题,难免会走不少“冤枉路”。“浪费大量人力物力不说,还影响办案效率。”

“贵阳政法大数据办案系统,真正实现了公检法三家网上办案”,季勇说,案件资料通过网上移送流转,办理情况通过网上跟踪、反馈,达到了让数据多跑路,让民警少跑腿的效果。“公安机关通过该系统就能完成案件的报捕、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可以实现网上阅卷,及时作出捕或不捕、诉或不诉的决定;法院判决后,法律文书一上传,公安、检察机关的承办人就能知道判决结果。”

指导民警办案,照单搜集证据

在贵阳政法大数据办案系统中,目前杀人、抢劫、盗窃、毒品、故意伤害等五类案件已实现网上流转。系统设置了一套证据指引模型,对不同类型的案件提出详细的证据要求,如果某一证据材料存在问题,办案系统还会自动拦截提醒,要求补充完整后才能进入下一环节。

“这得益于五类案件的证据标准指引。”花溪检察院案管办张琴蓉主任说,以往民警办案多靠经验,某一个案子,需要收集哪些方面的证据,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把握的程度也不同,最后提交到她那里审核的案件也千差万别。

“办案民警总是认为把犯罪嫌疑人抓到,案子就算破了。可将案子送到检察院后,却因证据不充分,不能实现批捕和起诉。”张琴蓉说,原因就是一些定罪量刑的关键性证据被忽视,特别是一些时效性的证据未及时取证,如监控视频等,过一段时间就会被覆盖,想弥补也无法实现。

证据标准指引,就像是给民警安排一位老师,给民警列了一个单子,指导民警办案,民警“照单抓药”。这不仅提高了公安机关的办案质量,还能使得检察机关把更多精力放在证据合法性、关联性的审查上。

统一证据“标尺” 向审判看齐

“刚开始运用时,70%至80%的案件提交不成功,总是会缺这少那的,而现在,90%的案件都能顺利提交成功。”政法大数据办案系统运行以来,花溪公安分局法制大队队长陈燕燕明显感觉工作上的变化。

“以往民警办案多靠经验,某一个案子,需要收集哪些方面的证据,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把握的程度也不同,最后提交到她那里审核的案件也千差万别。”陈燕燕表示,大数据办案系统的运用正改变着民警的办案习惯和办案思维。在一定程度上统一了刑事司法证明标准,规范了公安机关的侦查行为。

截至9月27日,“贵阳政法大数据办案系统”在花溪区和经开区运行以来,共办理案件669件776人。因证据不足退回补充侦查率仅为2.3%,同比下降25.7%;因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同比下降28.8%,服判率92.5%,同比上升8.6%,实现因证据不足作出无罪判决的案件“零发生”。

目前,除了花溪区和经开区外,白云区也开始使用“贵阳政法大数据办案系统”。

(原标题:贵阳政法大数据办案系统搭建成功,提交材料必须按照“规范模型” 数字化“卷宗” 证据有了“标尺”)

责任编辑:黄玉叶

分享: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智慧中国杯”全国大数据创新应用大赛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