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郭昕正文

郭昕:创业,所谓失败并不存在

郭昕:创业,所谓失败并不存在

飞马旅联合创始人之一郭昕

  我们把名字起作‘旅’,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宏伟的目标:培养六千个创业企业上市。”身为飞马旅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郭昕来到位于中关村创业大街的飞马旅北京旅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说。

  窗外熙熙攘攘的创业大街在诸多年前还是海淀镇里的商业街,如今已经成为了无数青年人创业梦想的聚居地。2011年,郭昕与包括俞敏洪、袁岳和江南春等一干创业家创立了飞马旅,在当时还是全国第一家为创业项目提供服务与支持的机构。

  2012年,飞马旅的第一期创业项目在上海启动,最近一期项目在今年春天启动,这已是飞马旅的第七批创业项目了。

  这一轮创业的机会在哪里?郭昕的看法十分积极:“目前像‘BAT’这一类的互联网巨头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创新欲望正在下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郭昕认为,一个企业发展成“巨头”的规模之后,内部自身的创新能力都会迎来一定的削减,这是很难克服的问题。“国外的巨头也是如此,于是他们就会出去买,买一些相关的技术或者技术研发团队,这就为新的创业者提供了成为下一代‘BAT’这种巨头的机会。”

  郭昕认为,有大部分的创业企业的技术会被BAT之类的互联网巨头买走,而剩下的10%或者更少的没有被巨头买走,却依然顽强生存下来的企业,将会成为下一代的“BAT”。“等这些新的企业再发展到一定规模,自己的创新能力又不够,又要出去买技术,那又会有更新一代的创业公司寻觅到机会可能再次取代巨头的地位,互联网的企业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地更迭的。”

  所谓的“失败”并不存在

  自从中央政府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之后,全国都刮起了一股参与创业的热潮,尤其很多怀揣理想的年轻人更觉得创业的春天已经到来。

  “未来可预期的一种组织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是产权明晰的产权单位,而是一个产权模糊的共享平台,就像飞马旅一样,它既不是我的,也不是袁岳的,又不是俞敏洪的,它是一种非常社会化的模式。”郭昕认为,这就对目前年轻毕业生“就业难”的问题有极大缓解。“很多毕业生其实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找不到单位,找不到一个产权明晰的组织里面一个自己可以栖身的位置,而我们国家自身经济运行的状态下的确不足以提供这样的机会。”

  但是,在互联网的这个大平台上,并没有一个个产权明晰的“单位”,青年人也不需要一定栖身在某一个固定的职位上面,“我们认定每一个人身上都是有独一无二的可贡献力量的,也许这个人是可以开发APP的,另外一个人只能提供简单的体力劳动,但当这么多的就业机会放在一个开放的平台之上,用互联网去组合,去撮合,每个人在开放的平台上都更容易找到自己的定位,他可以随时找到自己的角色,随时就业,随时找到可以自食其力的方式,而不拘泥于有形的单位与职位的‘框架’的限制,这是对解决就业问题最大的帮助”。

  在郭昕看来,围绕互联网进行创业的意义并不仅仅在提供就业机会的范畴上。“未来的创业组织会是没有特别明确的产权明晰的‘单位’,而是‘云’化,‘小微’化的更多存在于虚拟空间内的组织,这种组织的特点就是高度的碎片化和高度的灵活性。”

  “未来的企业是以‘任务’来定义的,一个会开发APP的技术人员,他的工作方式并不是一定去注册一家开发APP的公司,而是在一个平台上找到自己可以贡献力量的任务来参与,他就是一个自由职业者,不属于BAT,不属于飞马旅,更不属于任何有形的产权单位,他加入一个任务团队就好了”,郭昕说,“在这样的共享平台上贡献自己的力量,年轻人完全可以自由地安排自己的时间,半年工作,半年旅游,下一个半年用来写小说,这完全可以成为现实。”

分享:
延伸阅读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智慧中国杯”全国大数据创新应用大赛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