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媒自媒体杨静lillian正文

专访余凯:未来机器人"神"重于"形","端"结合"云"

  今年,被称作“现代机器人之父”的石黑浩的类人机器人“阳扬”和女性仿真机器人“索非亚”大出风头,而近几年,人工智能应用已成为越来越多科技前瞻者频繁讨论的主题,BAT也纷纷在相关领域进行投资布局。除了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它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到底有多远?应用人工智能的产品或机器人何时会成为普通大众在生活中触手可及的服务和消费品?

  带着这样的疑问,百度百家和我在“奇点.创新者峰会”上约见了余凯——HorizonRobotics(北京地平线机器人技术研发有限公司)的创始人/CEO,前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也是近期投资者、媒体和整个创投圈高度关注的红人。半个多小时的专访里,几经抽丝剥茧的连环提问,余凯对这个产业的现状和未来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和预测。

  “人形机器人是重要方向,但不是全部;未来机器人是广义的,是万物智能。BAT可能不会将机器人作为核心战略布局。

  【杨静lillian】你认为类人机器人或表情机器人是未来机器人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吗?

  【余凯】只有1%的人才会想到去造机器人美女,万物智能会占99%。现阶段的人形机器人还是实验性的、玩具性的、教育性的,这个市场培育还需要时间。因为你不光要去制造一个美女,还需要做很平凡的事情并把它变得不平凡,把它变得更加有温度,更加智能。我认为万物智能的意义更大,就像自动驾驶汽车,怎么去定义它其实并不重要,它可以没有机器人的形,但它要有机器人的神。

  【杨静lillian】阿里近期投资了软银的人形机器人Pepper,对于BAT未来几年在机器人方面的布局和战略,你怎么看?

  【余凯】实际上BAT没有在机器人方面做太多工作,包括阿里也只是参股,不是主营业务。我认为未来几年BAT绝对不会在这个领域真的下功夫。Pepper类似的机器人不是我的主要方向,我们也不会推出自己的人形机器人。

  【杨静lillian】有业界人士猜测,你选择去做芯片而不是你所擅长的深度学习领域,会不会因为跟百度有一些竞业避止协议?还是因为你看中智能家电都会变成机器人的市场机会?

  【余凯】首先出来创业一定是想做这个事情,认可这个大方向;第二是希望找到一个最便捷、最有效、最快的方式去达到这个目的。我希望以最灵活的方式去做,所以创业就成为一种选择。

  【杨静lillian】百度主要是做深度学习的大脑,云端大脑偏重于算法和大数据引擎,你创办这个地平线机器人公司是偏于硬件的么?你在百度的时候曾经想过研发这种深度学习的芯片吗?

  【余凯】在百度深度学习是基于大数据云端的,因为百度还是一个互联网公司,主要侧重点是线上互联网的服务。实际上我希望在非互联网行业去做一些事情,产品或是服务的场景,往往都是通过硬件来承载,是线下的。跟线上互联网服务相比,硬件的智能需要流程很简单,需要针对人工智能这些功能有专门设计的处理器,比如说环境感知、人机交互,还有决策控制。我希望在非互联网行业去做大脑芯片,因为我认为所有2C的硬件,无论是车也好,还是家用电器也好,最终的形态都会往机器人方向走,智能硬件十年之内都会发展成机器人。

  【杨静lillian】以后我们的日常生活用品,比如剃须刀也变成机器人吗?

  【余凯】当然。它不一定是机器人的形态,不一定是长得像大白或者是萌萌的样子,但本身一定是机器人。比如一个烤箱,它本身应该在烘烤食物这个领域变成一个机器人,食材放进去,它会知道你放了什么东西进去,知道你平时的口味是什么,然后从网上无数的方案里面下载最适合的一个,在烹饪过程中控制中间的火候、温度,实时反馈控制;洗衣机应该变成一个洗衣机器人,知道你洗什么面料的衣服,对这种面料的衣服应该用怎么样的一个程序是最优化的,所有这些其实都需要智能处理能力在里面。

  【杨静lillian】也许像你这么说,每个家庭里大概会有一百多个机器人?

  【余凯】对,也许每个电灯都是。

  【杨静lillian】这太cool了。

  【余凯】对。

  “万物智能时代的地平线,可望又可即。我希望我们就像英特尔之于PC,地平线就是万物智能时代的英特尔。”

  【杨静lillian】地平线机器人公司名称中的“地平线”是什么含义?

  【余凯】“地平线”,是我们可以探测到、可以看到的远方,从远方向每一个人走来,很宏伟、很壮观,也是我经常讲的现实理想主义,有足够大的理想,但不是虚无缥渺的,是可以现实促达的。从天文学上说,Horizon实际上是黑洞的边界,距我们140万亿光年距离,是理论上可以探测到的最远边界。

  【杨静lillian】地平线科技会在机器人革命的时代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你认为这里会出现技术和市场的爆发点吗?

  【余凯】如果定义PC芯片市场的规模,那世界上有多少办公桌,你可能就有大概多大的一个市场;如果定义高通的市场规模,世界上有多少个Pockets,那你就有多少市场;类比来定义我们的规模,每个人家里可能有一百个这样的机器人。我希望我们就像英特尔之于PC,地平线就是万物智能时代的英特尔。

  【杨静lillian】机器人大脑的芯片比如SoC,一般需要三年的时间设计测试,包括做流片、开模,芯片的开发成本和试错成本非常高,怎么保证机器人时代芯片探索的成功概率?

  【余凯】首先现在芯片设计制造跟以前已经不太一样,不是三年,实际上一年就有可能做出来(如果一开始已经定型)。另外跟工艺有关。比如最近IBM有7纳米的工艺,还有12纳米的工艺,用前一代或者前两代的工艺,芯片制造成本会更低,速度更快。

  【杨静lillian】你们的芯片什么时候能够面世或商用?

  【余凯】我们的商用速度肯定会比想象的要快,但具体时间目前还不好披露。

  【杨静lillian】地平线机器人公司三年之内最大的目标是什么?

  【余凯】我们的目标是Define the Brain of Robotics,即“定义机器人大脑芯片”

  “互联网公司像百度是在云端的智能,我们想让每一个智能的终端机器人都变得有自主的智能,每个人身边的智能。但将来实现的方式一定是云和端结合的。”

  【杨静lillian】百度大脑是人工智能的云端平台,机器人和可穿戴设备是智能的终端。你们是致力于提升机器人终端的自主智能水平,而不是依赖云端的智能吗?

  【余凯】对,我们是让每一个智能的终端机器人都变得有自主的智能。互联网公司像百度是在云端的智能,那我们喊的口号是要做每个人身边的智能。但将来实现的方式一定是云和端去结合的。

  【杨静lillian】深度学习的芯片在探索中也出现过一些误区(像高通曾经采用spike neural nets,后来发现不实用)。另外龙芯和计算所陈云霁研发的寒武纪神经网络芯片,虽然在国际上获奖了,但还没有在商业和市场上面取得真正的成功,在生态系统和生态链上面存在孤军奋战的问题,你认为地平线公司怎么才能建构机器人大脑芯片的生态系统和生态链呢?

  【余凯】讲到生态系统和生态链的时候,一般来讲是你已经有一定的规模。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讲,可能一开始你还是要单点突破,所以你一定要找一个特别特别小的一个点,去做你要做的一个事情,然后在这个点做的特别深以后,你再去横向扩展比如说做新的垂直系统,垂直领域。然后再思考怎么去做一个平台,去做生态。做生态这个东西,创业公司不应该想那么远,最重要的是想今天做什么,而不是想明天做什么。

  【杨静lillian】国务院的互联网+战略里面,第十一条是推动人工智能发展,以前的战略里是没有这部分吗?

  【余凯】对,我们花了很大力气去让国家层面认识到人工智能是多么重要。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和智能家居企业,机器人企业,未来肯定会形成一个新的生态链,产生跨界融合的机会。

  后记:

  7月11日,由百度新闻和极客公园联合发起的“TheBIGTalk·新飞行时代”大会在京举行。 余凯在论坛中提出:“百度是基于大数据的搜索引擎,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会带来更好的效果。用CPU+GPU的架构可进行硬件加速,但这主要是云端的,智能硬件怎么办?”

  他再次强调:“10年内所有的消费电子产品,从电灯泡到汽车,都会发展成为某种形式的机器人。”

  他说自己的角色在变,但梦想依旧。

  感谢百度百家陈丽萍对本次专访的协助。

  注:本稿件摘自入驻数据观自媒体—杨静lillian,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大数据产业观察网www.cbdio.com,微信搜索“数据观”获取更多大数据资讯。

分享:
延伸阅读
    数博故事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