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连玉明正文

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主任连玉明:深挖大数据金矿

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主任、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深挖大数据金矿

人物名片

连玉明,著名城市专家,教授,工学博士。现任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主任,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贵州大学贵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兼任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基于大数据的城市科学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主任。

1.大数据正在到来的新时代

记者:作为专业研究大数据的专家,能否请您给大家解读一下什么是大数据?

连玉明:大数据已经不是一个新概念,而是正在到来的新时代。

大数据的本质特征就是“大”。究竟“多大”才算“大”?“大”不是一个简单的数量,而是一个多维的无限的变量。概括起来说,“大”是一个五“V”空间:第一个维度是数量(Vol-ume),主要表现为数据量的快速增大;第二个维度是速度(Veiocity),主要表现为数据增长的速度在加快;第三维度是数据的多样性(Variety),主要表现为新的数据来源和新的数据种类的增加;第四个维度是数据的价值(Value),主要表现为对这些数据的使用和挖掘产生的价值;第五个维度,也是最重要的一个“V”,就是“数聚”(Variable),它使前面四个“V”的数据发生几何级数的变化,从而让数据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正如一位美国记者在一篇文章中写到的,大数据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数据正在改变人对世界的看法。在大数据时代,人获取信息的方式、交往或交友的方式、生活方式、生产方式、思维方式、社会组织管理方式都将被跨界、跨代颠覆式改变。

大数据是新的科技革命与新的产业革命交叉融合的引爆器,大数据让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贵州发展大数据,是倒逼政府改革,推进产业转型的有益探索,是坚守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发挥后发优势,实现后发赶超和绿色崛起的创新战略,也是新常态下东部与西部、沿海与内地、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经济的再平衡。这种再平衡将引发中国经济结构的深度调整,重塑中国经济版图。

2.全球化开放平台 引领“中国数谷”贵阳崛起

记者:贵阳为何提出建立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实验室的建立有何实际意义。

连玉明: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是根据贵州省委省政府、贵阳市委市政府发展大数据战略部署设计,在贵州省科技厅支持下,由贵阳市人民政府与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共建的跨学科、专业性、国际化、开放型的跨区域研究平台,它依托贵州大学贵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究院组建和运行。这是继建立中关村贵阳科技园、北京贵阳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之后京筑创新驱动区域合作又一重大成果,是国家实验室管理机制的一次创新实践,是贵州、贵阳发展大数据的重要里程碑。

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是一个全球化的开放平台。实验室聚集国内外大数据相关专业研究者、管理者和决策者,搭建跨区域协作创新平台、专业化决策咨询平台、网络化成果转化平台和国际化合作交流平台,有助于创新资源和创新人才在贵阳聚合,引领“中国数谷”在贵阳崛起。

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立足全球大数据发展趋势和中国大数据发展实践,以大数据发展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为主攻方向,加强大数据发展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研究和咨询,建设具有较大影响力和国际知名度的大数据高端战略智库,奋力打造中国大数据发展思想和战略策源地。

3.跨界 跨代 跨区域 五大研究策源中国大数据发展战略

记者: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在做什么样的研究,怎么来服务和助推贵阳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实验室研究成果如何落地。

连玉明: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的建立是从理论创新为突破口的。《块数据——— 大数据时代真正到来的标志》《DT时代———从“互联网+”到“大数据×”》《创新驱动力——— 中国数谷的崛起》三个专著的出版,标志着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在贵州率先启航。基于此,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以五大着力点开展研究及其成果转化:

一是着眼全球大数据发展趋势和中国大数据发展实践,建立全球大数据理论信息中心,建设中国大数据发展规划数据库,出版《全球大数据发展报告》。

二是构建块数据理论模型和应用模型,为贵州、贵阳乃至全国发展大数据提供理论支撑和方法支持。

三是研究、编制和发布“大数据指数”,包括大数据发展指数、大数据创新指数、大数据城市指数、大数据社区指数、大数据生活指数和大数据品牌指数。出版年度《大数据蓝皮书》。

四是建立DT空间,搭建众联、众创、众包、众筹创客平台,加快产学研联动,加速成果转化应用,建立国际创客空间。

五是建立“中国DT产业50人论坛”,搭建对外交流平台,打造中国大数据发展的思想和战略策源地。

这五项研究,无论是对贵阳发展大数据,还是中国发展大数据都是一种创新性的、极具前瞻性的研究和探索。必须说明的是,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虽然建在贵州贵阳,但它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它更多的是借助北京科技创新中心和国家创新平台的资源,成为一个跨界、跨代、跨区域的开放空间。这个开放空间是全球性的。我们完全超越传统的实验室运行和管理模式,发挥共建优势,整合社会力量,创新市场机制。我们秉承“不求所有、不求所在,但求所用”的原则,可以在北京、上海、杭州、武汉、广州等地建立研究基地,也可以与阿里、腾讯、百度等企业开展联合研究。对贵州、贵阳而言,我们引进的是新思想,转化的是新成果,真正成为助推贵州、贵阳乃至中国大数据发展的战略策源地、人才孵化器、创新试验场、政策先行区。

4.块数据大数据时代的引爆器

记者:在此前的数博会上,360的周鸿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没有块数据这本书,他根本不会来贵阳。而读了块数据这本书,让他感到贵阳是一个充满新时代魔力的地方。请问连院长,作为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的首批成果之一的《块数据》的魔力何在?一本书为什么能让商届大佬臣服?

连玉明:块数据理论是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的重大研究成果。《块数据》一书出版后,引起业界和社会强烈反响,并受到中央有关领导的高度评价。马云认为,块数据极具前瞻性,站在了时代的最前沿。如果说,大数据正在改变人对世界的看法,那么,块数据就是告诉你人是如何改变对世界看法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块数据是大数据的解决方案。

第一,块数据是从数据到“数聚”的过程,这是块数据的起点。数据是分散的、分割的、碎片化的,当这些分散的、分割的、碎片化的数据聚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始产生“块”。那么,这种“块”是一种什么东西呢?“块”就是一个多维的无限的变量。这个多维是思维范式,无限是跨界,变量是一种不确定性和不可预知性,这是大数据时代我们认识世界的基础,也是改造世界的方法。

第二,块数据是从解构到重构的过程,这是块数据的机制。一旦数据被集聚,就会形成“块”,这种“块”对物质、能量、要素、权力、意识就会被解构。大数据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交往和交友的方式、生活方式、意识形态、社会组织模式都将发生深刻的变革,这种变革的本质就是解构。每一次解构的结果都会产生新的重构,比如权力被权利所替代,这就是解构中的重构。

第三,块数据是从多维到共享的过程,这是块数据的价值。大数据时代带给我们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如果概括起来解释就是多维和共享,就是每一个人在大数据时代能够快速分享人类最先进的文明成果,这种多维和分享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方式获得任何信息,这就是共享的魅力。共享是大数据时代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我们过去不知道的事现在可以知道,我们过去不能获得的信息现在可以获得,过去少数人拥有的东西,现在大多数人都能拥有,这就是共享。共享正在成为一个新时代的标志。所以,得“块”者得天下,得“块”者得未来。

必须说明的是,在大数据时代,我们传统的思维方式正在被颠覆,究竟发生什么变化?我们常说,知识就是力量,信息就是能量。现在我们说,数据就是变量。这个变量就叫多维。在知识时代是单维,在信息时代是双维,现在是三维、四维。有一部电影叫《星际穿越》,这部电影提出一个叫五维空间假说。第五维是什么?是无边界的能量,或者叫能量无界限。物理学上的维度是从数学上定义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可以有六维,可以有七维。现代物理学公认的理论是八维空间,分为X维(物体的长),Y维(物体的宽)、Z维(物体的高)、时间维、重力维、电磁力维、万有引力维、万有斥力维。而著名的科学家霍金所提出的宇宙模型,给出了11维空间。大家知道四维是立体空间,11维是什么!块数据究竟是多少维,希望我们去探索,这是块数据理论留给我们的探索空间,也是块数据的魔力。

5.贵阳 要做中国第一个块数据城市

记者:连院长您是我国著名的城市问题专家,从您的角度来看,大数据如何让城市更美好?

连玉明:共享是大数据最大的红利,也是每一个城市共同的期盼。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人都能聚集最多的资源、获取最多的利益、分享最多的成果、拥有最充分的权利,这才是最美好的城市。我们把这种城市定义为“块数据城市”。

比如,城市治理。过去用“城管通”,政府雇用很多协管员,走街串巷,拉网式查违章、查环境、查问题,然后把一张张图片、一个个信息传回管理平台,平台根据问题清单再分层处理,而后反馈销账,形成一个所谓“天天维护、天天监督、天天管理、天天执法、天天评价和天天公布”的城市管理闭环系统。而现在,运用大数据思维开发一个“百姓拍”。每一个人随时随地随身随手,用手机拍下自己的所见所闻,一键发自管理平台,平台根据卫星定位,基于网络自动处理,自动监督,自动反馈,不需分层分级,不需协管队伍,这种“一机一库一平台”的“百姓拍”就是块数据理论在城市治理中的最好应用。

又如,城市服务。过去我们建立“社区一刻钟服务圈”,居民在一刻钟的时间和空间里,能找到所需的生活服务设施。现在运用大数据开发“微社区服务群”,只要你加入群,只要把你的需求发到群里,你不要再走一刻钟,而是服务人员走一刻钟上门为你服务。

再如,城乡养老服务。运用大数据开发建立“数据养老服务公共平台”。这个平台不仅具有一个城市60岁以上老人的所有数据,而且聚合了为60岁老人的各种服务。比如,通过大数据挖掘,我们可以知道在这个城市里,有多少“三无”老人,即无固定收入、无劳动能力和无子女赡养的老人,我们可以针对性地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就医问题等,也许解决这些问题的是基层党组织或政府,也许是企业或社会公益组织,这就是大数据所带来的跨界服务;再如,我们可以知道,在这个城市里,每一天有多少位老人过生日,我们可以组织为这些老人分区域举办生日会;再比如,我们可以知道这个城市60岁以上老人中有多少患病、患什么病、然后针对性开展医疗服务,这是大数据所带来的精准服务。

这些例子说明,在大数据时代,城市正变成一个共享的空间。这个共享空间的特征概括起来,一是平台战略,二是跨界思维,三是扁平管理,四是精准服务,五是公众参与。这就是块数据城市的魅力所在。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本书《什么样的城市是最好的城市》。现在再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会说,块数据城市才是最好的城市。在贵阳,我们发明了块数据。同样在贵阳,也一定能够建设成中国第一个块数据城市,建设成一个具有先进发展理念、科学发展思路、创新发展模式的大数据时代的典范城市。(实习记者 顾启明 记者 周密)

分享:
延伸阅读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智慧中国杯”全国大数据创新应用大赛
    企业
    更多